喝茶的侦探。

DR/凹凸/ES/MHA/原耽等,主混语c,喜欢画画和开脑洞但常年不填坑。热衷弹丸原创企划。

最后【嘉金/all金】

注意:

本文构思于第二季开播之前,因此淘汰赛的方式与第二季不同,文中为使用元力技能战斗,关于这点还请谅解。


《最后》


 【???】

嘉德罗斯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是有些得意过头了——他不该轻易地判定跟着格瑞的天降选手是“渣渣”。即使现在想起来也得说,这家伙的成长速度实在惊人,若能再早些磨炼绝对能和自己打个痛快……

 

“你在发什么呆呢,嘉德罗斯?”

 

正乱七八糟地想着,金就出现了。他心情很愉快似地双臂抱在脑后,与嘉德罗斯四目相对瞬间就弯眸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

这个笑容,嘉德罗斯熟悉的不得了。从很久以前开始……一直看到了现在。为了它和它的主人,嘉德罗斯做出过一些傻事。

得追溯到他们俩都参与了的那届凹凸大赛了。

 

 

【50】

嘉德罗斯不记得金刚来凹凸大赛时是什么表情,因为那时他无心关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渣渣。直到前五十名的选拔结束,嘉德罗斯才对金提起了兴趣。残酷厮杀过的参赛者们聚集在大厅,嘉德罗斯自然而然在人群中寻找着格瑞——然后他就看到了金被格瑞在内的三人围在中间的场景。那看似小巧灵活的少年昏迷着,身体布满伤口却都不致命。那被称作“星月魔女”的凯莉都比他狼狈些,她正双眉紧蹙,专注地看着金的脸。

嘉德罗斯又将目光转开了。格瑞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金身上,看那模样好像是经历了恶战。他可没想对状态不佳的格瑞出手。

…那个渣渣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个念头只是在嘉德罗斯脑子里转了一下就被抛开了。

 

【41】

出手帮助金只是一时兴起。他对这毛头小子起了些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心思,于是大罗神通棍干净利落地扫开了将金包围起来的人。嘉德罗斯看到了,他们是从后面偷袭金的。后者反应倒是极快,耀眼的金色元力已经包裹了身体。这种袭击方式卑劣无耻——嘉德罗斯看着就觉得碍眼。他偏转了视线,正撞上金满是疑惑和惊讶的双眼——无比澄澈的天蓝,从那里仿佛窥视得到主人强大灵魂的冰山一角。

“嘉德罗斯……?”

他知道金在想什么。该死,嘉德罗斯自己也有些想不清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管起了闲事。哪怕有潜质现在也只是个渣渣,他没必要帮助金成长…演示什么似的,嘉德罗斯开口了。

“怎么,格瑞没和你一起?你这渣渣没人护着就活不过三秒。”

啧,说太多了。

金却没注意到嘉德罗斯话比平时多,仍保持着元力放出的状态生起气来。“谁说的?!我不能给格瑞添麻烦,他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这渣渣在戒备自己。意识到这点,嘉德罗斯的嘴角不由得上扬几分——看来金毛渣渣还不算大白痴。只剩不到五十人,却个个都是精英。打架能刺激不少。

“你也就只能口头说大话了。”

他丢下气到跳脚的金,潇洒离去。雷德和祖玛还在迷之森等着……不知为何,嘉德罗斯觉得他们恰好不在是件好事。否则自己可能就不会出手去帮金了。

…帮?

帮不帮又有什么所谓。嘉德罗斯烦躁地挥了挥手中的大罗神通棍。

 

有所谓。

跟班不在的时候,嘉德罗斯总会掺和到金的战斗中去——金一点儿都不弱,但对付那些从最开始就站在顶端的选手还是相当困难。每到这时候嘉德罗斯就会“多管闲事”。金的态度也从惊讶变为平静。“嘉德罗斯和金成为朋友”这种与实际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谣言短暂活跃了凹凸大赛本来紧张的气氛。格瑞听说此事之后特意赶来和嘉德罗斯打了一场。虽说金从头到尾都在旁边劝格瑞,却什么都没对嘉德罗斯说,这让他有些不爽——但最后格瑞还是被嘉德罗斯闹得没了脾气,不再主动出击,而是抓住金的手腕就离开了现场。

后来金来找嘉德罗斯道歉,看来他并没有听格瑞的告诫。嘉德罗斯挥手让雷德和祖玛先去狩猎,自己留下来听金说着那些热情又有些吵闹的话。

 

渣渣,烦死了。

……但并不讨厌。

 

逐渐变得亲密…这件事嘉德罗斯也没料到。金的厚脸皮程度远超他想象,那渣渣无论怎么骂都会带着笑容坚持不懈地贴上来。金不再躲避嘉德罗斯了,看着他的双眼都闪着星星似的。

是之前给的甜头太多吗?嘉德罗斯看着金沉思。

或许是习惯了,他开始不自觉地开始注视金,听他说的话,想他在想的事情,了解渣渣之流……

“渣渣”只是嘉德罗斯的习惯叫法。双眼自带的评测系统会精确评测对方的能力,嘉德罗斯就是根据这些来决定自己的态度——他知道金已经很强了,但还是这样叫着。也只有他会这样叫金。他没有经历过人类那样自幼学习感情的过程,便也懒得再花时间去了解。嘉德罗斯只需要强者,只需要碾压和胜利。毋庸置疑。

 

……毋庸置疑?

嘉德罗斯发现,在金面前自己的心跳会快一些。迄今为止,只有在和格瑞厮杀时才有这种情况,但金又没和他打过架。

 

“看到那个金毛小子会心跳加速?”

雷德的表情很复杂,混杂了各种各样的情感——在嘉德罗斯看来就是这样。在旁边坐着的祖玛似乎也有什么触动,无言地将头转了过来注视着这边。

“怎么?”他有点不妙的预感。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有些感慨…大人您一看到那个金毛小子就赶我们走,我还以为是想多了呢,但是本人都这么说了就……”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

当真就那么难出口?有什么是我嘉德罗斯不能战胜的。他暗自表示了不屑。

“大人,您可能是…恋爱了。”

 

恋爱?

 

据雷德反映,那天他差点被嘉德罗斯从悬崖踹下去。

 

嘉德罗斯知道什么是恋爱,但他不想花任何时间在这种无聊的事上。在凹凸大赛,爱情只是累赘而已。能留到现在的人不会傻到连这都意识不到。包括那个总带着笑容的渣渣。

……我喜欢那个渣渣?真是愚蠢的想法。

 

事实证明,金果然就是最傻的那个。

那天他们只是和平时一样单方面地聊些没有营养的话题,然后坐在树下小睡。嘉德罗斯警惕心极高,睡眠一向很浅,有任何细微动静都会马上惊醒。所以,也许他该为了金小瞧自己这件事生气——毕竟渣渣认为偷亲他的脸颊不会被发现。

金的嘴唇是温热的,只在嘉德罗斯脸上停留了半秒便轻轻地退开了。他很紧张,紊乱掉的气息洒在嘉德罗斯的耳畔。嘉德罗斯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但他最后还是选择装睡。

毫无缘由的,不想破坏这种氛围。像羽毛挠着心间,瘙痒难耐却又甜蜜。傍晚的风拂过了嘉德罗斯的脸颊,却无法吹散留在那里的温度。嘉德罗斯故意垂下了脑袋,微微将金色的眸子睁开一条缝。

 

“嘉德罗斯,我喜欢你。”

 

他听到了金的细语声。

随后便是啪嗒啪嗒跑开的声音,金自顾自地说完就丢下嘉德罗斯逃跑了。从头到尾他都没发现嘉德罗斯是醒着的。

又过了会儿,雷德和祖玛过来了。

“那个小鬼怎么慌慌张张的,老大您……哎老大?!脸怎么这么红啊!”

 

嘉德罗斯被表白过很多次。有的是为了权力,有的是为了利益。或许有那么几个是真情实意……但无论哪种情况,这些不自量力的家伙下场都很惨。

但金不一样。嘉德罗斯没有任何厌恶、反感,甚至觉得心跳加速的程度愈发严重——之前的悸动与现在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尽管雷德和祖玛正慌慌张张地询问着,他却没法像平时一样让他们闭嘴。

金清脆悦耳的声音久久回荡在他脑海,“我喜欢你”这句简单的话被反复咀嚼了无数次。

 

“没事,走了。”

最终嘉德罗斯也只是无视了身旁两人好奇的目光,站起了身——今天他坐得有些太久了。

 

第二天,金没有来。

 

【30】

那之后和金再度见面是在前三十名选拔结束后。先不论格瑞,金、那个召唤师小子和星月魔女居然都活着,这令嘉德罗斯有些意外。哪怕三人已经连站稳都困难,嘉德罗斯还是发自内心地惊讶。他可没想过这群渣渣能活到现在。

……金毛渣渣还活着啊。

嘉德罗斯本来焦躁不安的心情好转了不少。说到底,这份焦躁就是源于“整个选拔过程都没见到金”这件事。区区一个渣渣竟敢擅自跑来王身边又擅自消失,真是不知好歹。不给个说法的话就要降下惩罚——

然而,他走到金身旁时被格瑞拦住了。那双紫眸冷得像冰,犀利无比,带着戒备——哪怕它们的主人已经疲惫不堪,仍具有很强的威慑力。看着格瑞一身的伤,嘉德罗斯蹙起了眉毛。他不认为这次选拔有困难到让格瑞负伤如此之重,怕又是为了保护金毛渣渣。

“格瑞!怎么搞的,你这副样子也太丢脸了吧?为了个渣渣至于这样拼命吗!”嘉德罗斯嗤笑着开口。

说话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看向了金。金脸色惨白,正执拗地抓着格瑞的胳膊。他似乎是想为格瑞辩解些什么,又像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发小。但他掰不开格瑞护着他的手,也发不出声音,只是徒劳地开合着嘴唇。

“真可笑。”嘉德罗斯嘲讽道。声音里蕴含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愤怒。

装了一肚子的火气突然没了目标,反而欲燃欲旺。本来该揪着金毛渣渣好好吵一顿,听他慌慌张张的辩解声…啧,但渣渣居然连话都说不出来,格瑞也不会放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区区一个渣渣居然这么任性!!

 

“哎,金毛小鬼。你怎么发不出声音了?没事吧?”雷德察觉了什么似的突然问了。

金点点头,又露出了笑容双手合十。他对嘉德罗斯眨了眨眼。

“抱歉,我没事”——似乎听到他在这么说。

之后了解到渣渣只是喊了太多次用嗓过度,嘉德罗斯松了口气。

 

【25】

金的脸颊可真够软的,触感不错。下巴也很小,一只手就能捏住——哪怕金正在疯狂挣扎也不影响嘉德罗斯在心里实时评价。毕竟金的力气完全比不过他,这种程度的反抗和雏鸟没什么两样。

金毛渣渣整张脸都憋红了,真有意思。

 

“喂,渣渣。你喜欢我?”

 

几秒前嘉德罗斯这么问了金。后者脸颊开始爆红的同时,嘉德罗斯也迅速伸手捏住金的脸防止他逃跑。那双蓝眼睛根本藏不住事儿,慌慌张张地想要避开却被嘉德罗斯的威压逼迫,只能怯怯地看过来。

“喜欢!我喜欢你!”——那双眼睛好像就在流露着这样的情感。

 

“以你现在的水平,连我的脚底都碰不到。强者才有喜欢我的资格。能变强吗?”

 

嘉德罗斯很流利地说出来了,那仿佛就是他一直在想着的,早就在心中默念过无数次的话。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话有多不可思议。未来的神,居然在情爱方面给一个渣渣留路。这可绝不是拒绝,一点儿也不干脆,反倒像是拐弯抹角地表示着接受。

金瞪大了眼,随后拍了拍嘉德罗斯的手。嘉德罗斯便干脆松开,看着他下定决心似地深吸一口气——

 

“我会变强的!!”

 

金的声音很坚决。

 

【10】

 

“恭喜各位参赛者通过前十名的选拔,请按照编号……”

 

嘉德罗斯没在听丹尼尔讲话,他侧头看着金。

金正在哭。他努力憋着不发出声音,眼泪却是不断自面颊滚落。之前无论是受了多么严重的伤他都没哭。

是了……嘉德罗斯知道原因。

金的身边,只有格瑞。总是笑着的魔女和温柔的少年都不见了踪影。

嘉德罗斯身边则空无一人。他前所未有地感觉很累,头很痛,心脏难受到马上就会炸裂一般。雷德和祖玛会不在自己身边……这种事他考虑过,但没想到会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所以他没有去嘲笑金。他觉得自己正越来越不像个神——神是不会有感情的。

 

【2】

坐在树下时心情总会平静下来。树叶发出飒飒响声,本来再平常不过的声音已经变得珍贵。至少嘉德罗斯是这样——他总觉得上次来这里是很久之前的了。对,就是金向他告白那次。大概是由于前些天被直击头部出现的故障,不少记忆都模糊了。但他还记得那句“我喜欢你”。

 

他在等。

 

“嘉德罗斯,我来啦。”

 

嘉德罗斯在等的是赢了的那个人。金出现在了这里,就证明格瑞已经——

金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他的衣服沾满了血迹,破烂不堪,右眼是血红色。金的光芒不再明亮,变得有些污浊。嘉德罗斯猜他已经与“另一个金”见过面了。

凹凸大赛的胜者,只能有一个。哪怕是那个迟钝的金,也意识到了这点。即使是刚和格瑞战斗完,他看起来也相当有余裕,浑浊的金色闪耀在掌心。

 

“总算来了啊,金。”

 

嘉德罗斯第一次用名字好好地叫他,当然,这也会是最后一次。彼此都心知肚明。

大罗神通棍与矢量箭头相互碰撞,爆发出可怖的力量。

 

……

…………

………………

 

【1】

 

“胜者,嘉德罗斯!”

 

从乌云深处传来了宣告胜利的声音。那也许是来自某位神使,又或许是来自创世神……嘉德罗斯毫不在意。

他的使命完成了。他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嘉德罗斯抱着金半蹲下来。他用手去擦金脸上的血污,却是越擦越脏——嘉德罗斯自己的手也沾满了血。怀中的少年已经没了呼吸,像个娃娃似的任嘉德罗斯摆布。

 

“你很强。即使是我也不敢再用渣渣称呼你。”

 

嘉德罗斯还想再说点什么……他知道,金在最后一刻也深爱着自己。他的帽子跌落在地上,满怀爱意的双眼紧紧注视着嘉德罗斯,四目相接……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倒了下去。

 

“该说点什么?反正你也听不到了。”

 

完全无视凹凸大赛的结果,嘉德罗斯就这样思索着。他不知怎么的就掉了眼泪,打湿了金的面颊。直到金的身体开始化作光点他才回过神,徒劳地伸手试图挽留那片金光。

当然,一切都是徒劳。嘉德罗斯愤怒地仰起了头。

 

“还给我!!”

他追着光点跃起,仍是什么也抓不到。嘉德罗斯很清楚,他清楚金会和其他死去的参赛者一样被回收——

但他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嘉德罗斯为自己现在的模样感到耻辱。因战斗而残破不堪的衣服,负伤沉重的四肢,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和嘶吼着痛苦的心脏。

 

直到最后他也只是个有感情、会受伤的伪神。

 

……

…………

………………

 

“嘉德罗斯,你确定要实现这个愿望吗?”

 

丹尼尔的表情很平静,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

 

嘉德罗斯点了点头。虽然这违背了初衷,但选择原愿望的终究是他自己。他还有些话想告诉金…哪怕要花费漫长的时间,哪怕那毛头小子有可能忘记了一切——

这是金的愿望,也是他的愿望。

 

嘉德罗斯缓缓张开了双唇。

 

(END)


你的生日【王最】

今天是王马君的生日。

 

最原早用紫色水彩笔在日历上画了圈以防自己忘记——实际上这完全是多此一举,最原从未忘记过与他相关的每个日子。王马小吉有种特殊能力:从音容笑貌到熟悉之后的恶劣把戏,无论程度轻重都能给最原带来影响。当王马笑着说“最原小哥该不会是喜欢我吧”的时候,最原竟是面红耳赤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由于熬夜的缘故最原没有什么食欲,只简单地吃了点面包。在这特殊的一天最原决定为王马做点什么,哪怕他完全无法预料王马收到礼物时会有什么反应。这富有挑战性,因为王马很可能一边说着“最原小哥一点也不了解我”一边假哭,在最原手足无措想要安慰他时又吐舌笑道“骗你的”。

绝对不能表现出惊讶,不能让他得逞!最原这样想着从油锅中捞出被炸得金黄的肉丸。

早餐一般是由王马来做。最原总是晚睡,又不怎么吃早餐,早晨总是赖在床上不肯挪动半分。王马最开始还会用各种恶作剧叫他起床,之后就干脆放弃了。本人解释说是最原在迷糊状态下的反应缺少趣味性。从那天开始,只要王马在家,最原每天早上都被迫吃各种美味营养的早餐。最初他很抗拒,表示没这个习惯而且容易发胖……

“胖一点也不错呀?怎样的最原小哥我都喜欢咯,但身体太弱而生病可就不好玩了!”

扎着小辫子举着汤勺说着男友台词的王马君实在有些帅气到耀眼,最原没骨气的屈服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自己很弱。

 

最原换了身凉快的休闲装,将装着卖相一般但味道或许不错的便当的手提袋拿在手中,便走出了公寓。王马昨晚因为工作没有回家,最原猜他会在DICE本部胡乱吃点什么充当午饭——一旦没人管了他就很容易放纵自己。比如彻夜不眠、不吃不喝、冲进敌人大阵营玩命等等。

“还说我呢,到底哪边更令人担心啊。”最原不由得叹息。

从这里到DICE坐地铁花不了多少时间,而到站之后需要钻过多条街道的复杂路线最原也已经烂熟于心。那一带有不少和DICE有关系的人,他们时常用佩服和怜爱的眼神看着最原。最原实在不想去了解王马对那些人胡说了些什么……“霸道总裁的未婚夫”之类?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最原就被自己雷到了。他使劲摇了摇头。

 

刚从DICE总部三楼的电梯出来,最原就看到了向他奔过来的DICE成员们。气势惊人,呼啦啦将最原围在了中间。每次最原来总部都会受到热烈欢迎,但这种阵势很少见——最原被逼得后退几步,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了。

“呐呐最原先生!今天是来给总统过生日的吧?”

“我们已经收到好多包裹啦!小赤松小梦野,还有天海哥哥和小昆太…总之总之,大家送来了很多礼物哦!”

“太好了!我们一直都在等最原先生,过会儿就可以偷窥到…咳咳没什么!”

“这是礼物吗?真有心呢!BOSS一定会喜欢的!毕竟是他最喜欢的亲亲恋人最原先生特地送来的呢!”

一个个都是超期待的表情……真是令人忍俊不禁。几年的相处下来,他们早就对最原卸下了防备,小孩子脾性也暴露无遗。

“午安各位。果然王马君在办公室里吗?”最原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呜呜…最原先生的笑容真是珍宝…”其中一位女孩子捧着发红的脸犯起了花痴,“是的喔!平时的话还会拿点零食,但今早回来以后就一头钻进去了!肯定是在等最原先生来吧,呼呼呼…”

是这样啊。王马君在等我……

最原的脸有些发烫了。无论过多少次生日他都觉得恋人这种刻意为之的举动可爱得要命。

“那么我就先进去了,辛苦各位。”

最原说完,刚要鞠躬就被摁住了肩膀——然后被热衷于看热闹的成员们抓着手臂推着脊背送到了办公室门前。他满脸疑惑地扭头看去,对上一双双闪亮亮的眼睛——好像在说着“敲门吧!”的眼睛。

唔……被这样围观的话原本很平常的心态都要变得害羞了啊。

最原认命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王马装作听不到手下们的抱怨声,将最原拽进门后就带着灿烂的笑容锁上了门。最原一眼就看到了堆满办公桌的资料和文档,以及空了的芬达饮料瓶。的确是什么都没吃。

“那么,最原小哥是来给我过生日的吗?”

王马几步就蹦了回去,坐在办公椅上盘起双腿转了几圈儿。最原认真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看来你心情不错。午安,王马君。”

“午安最原小哥~居然先是问好吗,不应该给我一个热情的亲吻然后用温柔的声音说生日快乐吗?”

“我可做不到那种事。”最原将手提袋放到小圆桌上,走到他身旁开始熟练地整理资料。王马单手托腮仰起了头,眼里满是笑意和化不开的爱——最原察觉到这不是伪装。被专注地看着,他整理的动作僵硬了几分。

“只是为你做了午饭,反正打算用些便利食品蒙混过关的吧?”无法忍受这种黏腻空气的最原开口打破了沉默。

“哎,最原小哥上次下厨是什么时候来着?我好期待呢。”王马答应着,仍然没有挪开目光。

最原的耳根都滚烫起来。他抿起了唇将视线转向王马,试图用强硬些的态度让恋人退缩。即使最原知道这招不会管用……

王马眨了眨眼睛。他已经成年了,但那张惹人喜欢的娃娃脸还是没有变化。眼睛很漂亮,露出这样乖巧无辜的表情就会让人心头酥麻。

 

他从办公椅上跳了下来,踮脚在最原唇瓣上落下一吻。柔软,小巧,带着葡萄的甜味,只是轻微的触碰就搅乱了最原所有的心理准备。

最原几乎要站不稳了。他犹豫着环住王马的腰肢,将整个人抱在怀中。

不,也许是个妖精吧……

 

“总之~我们先来吃午饭吧。然后最原小哥的下午和夜晚就被我承包咯!”王马笑弯了眼,心安理得地靠在最原怀里磨蹭着那有些单薄的胸口。

“哎?那个…工作不用管了吗?”

“关于这个,你以为我这段时间是为了什么早出晚归的啊?当然是猜到了亲爱的最原小哥会为我庆祝生日咯。”

“但我没准备什么像样的礼物……”

“那么今天我提出的所有要求都不许拒绝哦!生日这天就让总统大人我玩个尽兴——”

王马得意洋洋地说着,好像懒得再走一步了,完全黏在了最原身上。最原微微地叹息了一声,抬手轻抚怀里的小脑袋。

 

“生日快乐,王马君。”

最原知道,之后的时间会过得很有意义。

 

END

 

关于小圆桌:

“不能在办公桌上吃饭,王马君!”

“最原小哥太认真了!反正也没人会来看我吃饭的嘛!”

“…买个小桌子吧,怎么样的都好。下次我会做午饭带过来。”

“就算这么说也——”

“我会和王马君一起吃午饭。”

“OK这就叫人去买~”


其实好像看不出是王最不过别在意啦。

王马小吉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双金】毒占欲

嘿,你睡着了吗?

 

金将双臂挂上那少年的肩膀,猩红眼眸牢牢盯着他仍显稚嫩的面庞。少年毫无反应,没有因此被惊醒的迹象。

于是金得寸进尺起来,用手掌去抚摸少年的脸颊。他并不在意谁会看到这一幕,也不在意少年是否会被惊醒——这是自幼便重复了无数遍的亲昵举动,除了金自己谁也不会察觉。哪怕他将少年的肩膀啃得满是牙印,那些伤口也会在几秒内消失;哪怕他在少年和朋友们中间绕来绕去,他们的视线也不会随之挪动半分;哪怕他侵占了少年的意识,也不会有任何人质疑少年体内还有他的存在。

按照一般的套路来说他会渴望与人交流,将少年吞噬殆尽取而代之——但他并不想这样做。对他来说最棒的满足感就是生于凝视少年的睡颜这一行为,至于两人唇齿交融之类哪怕没有切实的触感也能让他回味许久。

金并不孤独。金有金在陪伴,金永远是金的守护神。

创世神那种家伙,打着所谓“正义”的旗号欺骗众人——那种看似冠冕堂皇的谎言,哪怕一看便知也能获得相当程度的反响。只因参赛者们别无他选。

 

你也和他们一样,傻得要死。不过你有我陪着就是了。

有我在,你将战无不胜。

 

金很得意似的,噗嗤笑出了声。他知道自己很强,稍微拿出实力的话没人能抵挡得住。用这份力量帮助金的确省事,但倘若让他缺失太多记忆会惹出麻烦。

何况有个谁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想起那双望不见底的紫眸,金撇了撇嘴。敏锐的格瑞实在碍事,但当下还不能取他的性命。

 

如果格瑞死了你绝对会难过吧?我可不想你为了他哭泣,更多地注视我如何。

 

金又开始冲着少年撒娇了。烦心的事情马上就能丢到一旁,他的世界不存在过于鲜明的感情——一切都是理所当然,金以外的人和事都毫无意义。哪怕是创世神、格瑞之类的,也会很快抛弃掉。

他的身心只为了少年随时做好准备。

 

可惜少年没往这边看过一眼。

嗯、算了。反正总有一天他会变得只能看着我的。

 

金托着腮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而他的少年正在噩梦里面色苍白地颤抖——他的梦被鲜血与尸体侵染,连姐姐的面容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他想呼唤姐姐、格瑞、凯莉、紫堂,谁都好…却发不出声音。

 

我们怎么可能无法共存呢。

你说对吧,金?


再记一下要写的凹凸脑洞。

雷安雷,瑞/嘉金《祝福钟声》雷狮因创世神的死亡而复活,和弑神的金一同寻找其他复活的参赛者。可安迷修始终不见踪影。(HE)
雷卡《夜晚》兄弟在河边吃烤串(?)(HE)
双金《毒占欲》黑金对金的欲望。(HE?)
安艾《骑士先生》骑士始终守护着公主,直至分离的时刻。(BE)
瑞金《裁判长大人总是笑着》凹凸大赛再度开幕,而我与裁判长——金,成为了朋友。(BE)
嘉金《最后》胜者,嘉德罗斯。(BE)
嘉金《星期恋人》为期一周的恋爱。(HE)
嘉金《you》站起来,渣渣,我允许你倒下了吗?!(BE)
金凯《魔女》说谎的孩子吐露真言时,他还会听吗?(BE)
安金《天才》到了一分胜负的时刻,我决定拦下那个曾是新人的少年。(BE)
安卡《水蓝》那双倒在自己臂膀中的双眼,无比清澈。那副表情,历历在目。(BE)
雷卡,佩帕《海盗团的二三事》我叫埃米,是个烦恼的少年,海盗团又来找我开黑了。(学院pa,HE)
雷安《run!run!run!》为各自的坚持全力以赴!(HE)
瑞嘉《伪神》神使格瑞回忆过去的故事。(BE)
雷帕《骗子的嘴巴》帕洛斯总是能说会道。(HE)

脑洞是一回事,写是一回事。……

记一下要写的弹丸的脑洞。

狛枝x日向《苍蓝岛屿》
转子x梦野《大魔法师》
最原x王马《怪盗奇谈》
王马x最原《我和王马菌》
最原《after game》
王马x梦野《犯罪演出》
最原x赤松《死亡循环》
天海x最原《隔壁的天海君》
Kibox入间《机器人与发明家》
王马最原天海赤松《狂信者》

脑洞是一回事。写是另一回事(……)

是抓住了王马的最原。
啊我爱他们一辈子……他们怎么都好吃。

榫木清次:




【授权转载】グロテスクのMVパロです(最吉最)


作者Twi@gume_dr

既然要到了授权过来放一下

想要看授权的小姐姐请私敲我
没法嵌字就翻译一下(感谢兔子姑娘的友情支持)直接看原文应该也可以


醒めた視線が突き刺さる強者に媚びへつらう僕に

清醒的视线扎进了我,那个像强者谄媚的我

背中に汗が伝えってゆく 素直に生きる美しさを黒く塗らなきゃ生きられない


背上不断流出冷汗,就这么单纯的活下去,克制不住将美好的事物染上黑暗,无法活下去了


あの子の甘ったるい声をかわいいと褒め称えてみる笑い方が嫌い死ぬ程 尝试称赞那个孩子十足甜美的声音非常可爱,讨厌死了!他笑的方式(样子)



【天最】【無授權漢化】【劇透有】天海與最原的過去現在妄想漫畫

不陪我吸小偵探嗎?:

リア海くんと陰原くんの捏造今昔


---


作者:カノ


PixivID=23067641


twitter@kano_suc


作品網址


PixivID=62423028


twitter  1  2


---









---


雖然說我覺得不會有人被透但還是放進來比較...好(?


閱讀會困難請告訴我


---


其實我看時的第一反應是最原竟然覺得十神很帥wwww(不要這樣


---


如果有人有看原文會發現這次翻譯有點帶有自我理解,試著比起全照原文翻用了一些比較中文文義通順的說法(應該沒人看的出來)總之謝謝包容(合掌


---


最近天最沼陷入可能後面幾篇都是(ry

脑洞进行中。还没画完(……)
最吉,大概是出来以后王马向最原坦白心意的故事。

v3最吉摸鱼
P1-P6为致郁脑洞,P7-P9为甜向小日常。
我的笔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